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潘公凯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评论】【独家】董捷眼中的潘公凯:一位活在时代外却能引领时代的人

2017-09-16 08:18:19 来源:雅昌艺术网专稿作者:邹萍
A-A+

2017年9月16日-10月10日,“远梦西湖”潘公凯水墨艺术展将在位于杭州的信雅达•三清上艺术中心开幕,20余幅最新佳作将集体亮相。图为展览海报

“远梦西湖”潘公凯水墨艺术展 展厅内景

  “潘公凯先生是一位深入中国文化本质的思考者、传统艺术精神的承传者和二十一世纪水墨艺术的创造者。”董捷如此说。因父亲与潘公凯是美院附中的同学,董捷对其认知自然深度而准确。2017年9月16日-10月10日,“远梦西湖”潘公凯水墨艺术展将在位于杭州的信雅达•三清上艺术中心开幕,20余幅最新佳作将集体亮相,这是潘公凯时隔三年后再次在三清上艺术举办个展。开幕前夕,策展人董捷对雅昌艺术网独家阐释了他对潘公凯先生亲近却又客观的理解。

  潘公凯,中国著名艺术家、艺术教育家、美术理论家、建筑与城市设计专家,九十年代来任近现代美术史、建筑与城市设计、艺术管理学三个专业的博导,先后在中国最重要的两所美术学院担任院长(1996-2001任杭州中国美术学院院长;2001-2014 任北京中央美术学院院长),主持并领导了两所学院的跨越式发展。上世纪八十年代以来,潘公凯提出中、西两大艺术体系“互补并存,双向深入”的学术主张在中国美术界产生广泛影响。他还是2010上海世博会中国国家馆展陈设计总设计师。

  作为一位性情中人,潘公凯对自然生命的观照与感怀发自丰富与敏感的内心世界。其水墨作品格调高雅、意境深远,既保有了传统文人画笔墨书写的挥洒、流畅、率真、精妙之趣味,又与现代建筑展示空间形成绝佳的融合互动,具有独特的现代审美情趣和艺术张力,堪称中国传统大写意水墨艺术现代化转型的代表与典范。“对潘公凯而言,所谓的布置或者构图,似乎就是一种物自体。它先于心理,不仅与空间、笔墨和形状有关,它还创造空间观念。它不仅仅通过线条对画面的个别要素进行区分,而且还通过这些线条,让人感觉到运动、均衡和其他特色都处在一中张力场的空间,因此它产生了一种新的空间。”知名艺术史家范景中如此评价。

  接下来,不妨细细品读董捷对潘公凯先生个人魅力、水墨创作及本次展览三方面的诠释,从中可窥见一名当代青年艺术史学者对一位长者充满感情却又客观真诚的认知。

潘公凯

董捷

  雅昌艺术网:可否先聊一聊您对潘公凯先生的整体印象?

  董捷:潘公凯先生是我父亲在美院附中的同班同学。有一次,同学们到潘公凯家里玩,亲眼目睹了潘天寿先生作画的过程,非常震撼。据我父亲回忆,当时潘天寿先生正在创作一幅大作,画铺在地上,已经画了一部分,潘老穿着袜子站在旁边拿着笔思考,有时,好不容易下决心想通了,进去蹲下来想落笔,又想想,不行,站起来,再蹲下,如此几番,还是没画,退出来继续思考。潘老的画很多地方大刀阔斧,看起来痛快淋漓,实非容易画出,潘老如苦吟诗人般,思考的时间远远大于落笔。

  潘公凯先生还和我提起过潘老的另一件事。潘老当院长时,省里很多重要活动都会邀请他。有一天下雨,他接到邀请去陪同领导见外宾,也不要车,一个人穿着顶普通的黑色套鞋就去了,毫不在意。

  我觉得潘公凯先生身上也有这些东西,尽管他今年已经70岁了,但还是精力旺盛,创作力惊人。同时,不讲究吃穿用度,甚至有时我会感觉他过于朴素,当然不是没有条件,而是将精力都放在创作上。而据我父亲描述,他小时候话不多,但思考的问题很深,不光思考画,更思考世界观、宇宙观等宏大问题。可惜,因为一场众所周知的变革,他很快失去了家庭的庇护,境遇骤变今人难以想象,但后来潘公凯的母亲决定把潘老的大画好画全部捐给国家,建立了潘天寿纪念馆,而回到舞台中心的潘公凯依然拥有君子之风,我觉得这就是家风。

  我所了解的潘院长,是一位生活在时代之外的人。成就多元,艺术创作、理论思想及艺术教育等方面都成果斐然,也依然有潘老的家风传承,如生活朴素,作风清廉,有上个年代的学者风范。这种朴素无华,就是他的特色。传统承传和创新态度,这两者在他身上结合得非常好。

潘公凯 初秋 69×70cm 纸本设色 2017

潘公凯 独立 59.5×48.5cm 纸本设色 2017

潘公凯 秋晨 二 59.5×48.5cm 纸本设色 2017

 

  雅昌艺术网:作为本次展览的策展人,您如何理解潘公凯先生的艺术创作?

  董捷:这次展览体量不算大,但希望凸显潘先生在中国艺术界独特的学术地位。

  无论画画,还是做院长,潘先生似乎继承了潘老走过的路、做过的事,但重要的是,他有自己的全新思考。首先他是一位理论家,曾很长时间在中国美术学院领导理论方面的工作,同时又是艺术家,涉足当代艺术,还对建筑充满兴趣。他思考艺术,和做院长是分开的,完全是站在艺术家的角度,有自己的取舍和自信自觉。

  我觉得他们父子两代人实际上都是在完成中国画的转型。潘老的画里有种现代性,既继承了传统文人的君子之风,又有时代感,可谓跨越现代与当代,且两方面都有很强创造力。他在格局上的变化和笔墨上的突破,形成了一种前所未有的表现力。但是,从潘天寿到潘公凯,时代变了、条件变了、观众变了、要回答的问题也变了,对潘公凯而言,不仅是传承传统,更重要的是寻求突破以适应当代对绘画的欣赏需要。

  我觉得他很想做的,就是把笔墨的东西再往前推一推。他的思考和他父亲非常接近,但个人绘画的表现力已不再是重点,整个中国画在当代的表现力才是他关注的焦点,这其实是和潘老一脉相承的思考指向。

  此外,潘先生也是一位观念大师。他这样一个年纪的人,从这样一个传统中走出来,有这样的魄力不容易,这就是观念。艺术创作中需要这个劲,他在各领域的引领作用都非常大。

潘公凯 秋晨 一 69×70cm 纸本设色 2017

潘公凯 秋趣 59.5×48.5cm 纸本设色 2017

潘公凯 夏趣 59.5×48.5cm 纸本设色 2017

潘公凯 野香 59.5×48.5cm 纸本设色 2017

 

  雅昌艺术网:三清上艺术中心一直以水墨为核心,那本次展览对其而言意义是什么?

  董捷:八十年代左右“水墨”概念迅速兴起,这与潘公凯,包括我父亲他们这代人此时重新回到艺术舞台中心息息相关。八十年代后期,北京始有中国国际水墨画大展,后来深圳创建水墨画双年展,这三十余年是中国水墨艺术发展的快车道。观察今日的水墨创作,会发现潘公凯在其中扮演着重要角色,作为中国两个重要美院曾经的院长,又是一位水墨艺术家,他必为重要干将。更特殊的是,他凭借在整个中国水墨教学、研究领域的领航者地位,将“水墨”在中国的创作、教学、研究、创造提升到了独特高度。

  曾经有个阶段,大家普遍感觉水墨没有前途,为什么?最初能在国际引起回响的是影像装置或当代油画,外国人不理解水墨,就等于没有市场,可近几年情况发生了改变,某些传统面貌的艺术家身价地位暴涨。又为什么?根本原因在于中国国力的强大,中国元素从劣势变为优势。但这也带来了新问题,习总书记说过的一句话,我觉得特别切中要害,他说,改革进入深水区,好吃的肉全吃光了,现在剩下的就是难啃的硬骨头了。水墨艺术也是如此,发展三十多年,再往前推全是新问题。

  成立至今已经五年的三清上艺术一直视水墨为重点,但五年之后,新五年或十年新阶段开始时,如何继续阐释对水墨的新理解?需要新的契机,“远梦西湖”就是一个最恰逢时机的起点式展览。潘公凯先生是三清上艺术中心的艺术顾问,这个选择就是他对三清上艺术执著水墨态度的最佳肯定。

  以此展为起点,接下来,陆续有三个水墨主题的大展将会年底前在三清上艺术上演:朱小钧策展的“这世间唯一的花”第二季、潘汶汛个展及尉晓榕老师个展。

潘公凯 远香 59.5×48.5cm 纸本设色 2017

潘公凯 长夏 69×70cm 纸本设色 2017

潘公凯 仲夏之梦 44.5×197.5cm 纸本设色 2017

(文中图片由信雅达•三清上艺术中心提供)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潘公凯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